<form id="nlmtv"><object id="nlmtv"></object></form>

    <em id="nlmtv"></em>
  • <button id="nlmtv"></button>
  • 快遞員借分揀之機將快遞內物品據為己有,該如何定性?

    欄目:案例展示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2-09-01

        編者按 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我國電子商務(wù)的蓬勃發(fā)展,快遞物流行業(yè)得以快速興起,快遞員隊伍也不斷壯大。但是,在快遞領(lǐng)域,快遞員利用分揀快遞之機侵財的案件時(shí)有發(fā)生。對于這類(lèi)行為該如何定性,已成為司法適用困惑之一,亟待進(jìn)行深入理論研究。本期《觀(guān)點(diǎn)·案例》選取一起典型案件,邀請檢察官與學(xué)者就這類(lèi)行為究竟構成職務(wù)侵占罪還是盜竊罪,抑或其他犯罪等進(jìn)行探討,敬請關(guān)注。

        基本案情 2020年7月至2021年1月,蔡某在某快遞公司擔任收派員期間,發(fā)現有的快遞物品被同事錯誤地分揀到自己的配送處,蔡某在配送過(guò)程中將快遞物品拆開(kāi),取出財物,占為己有。另外,蔡某還多次故意將不屬于自己配送的快遞包裹分揀到己處,帶出網(wǎng)點(diǎn),取出快遞內物品,占為己有。蔡某以上述方式共計獲取財物價(jià)值人民幣6萬(wàn)余元。

    研討問(wèn)題:

    1.盜竊罪與職務(wù)侵占罪的界分;

    2.職務(wù)侵占行為方式是否包括竊取、騙取;

    3.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如何理解;

    4.職務(wù)侵占罪中的“非法占有”如何理解。

    觀(guān)點(diǎn)一:構成盜竊罪   

      蔡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,而不構成職務(wù)侵占罪,理由如下:

      利用職務(wù)便利中的“職務(wù)”需具有合規性。職務(wù)侵占罪中的職務(wù)合規性,是指單位工作人員侵占財物所利用的職務(wù),應當是根據單位管理規章、制度等賦予,行為人利用該職務(wù)占有單位財物,才符合該罪的客觀(guān)構成要件。對于不是基于合規職務(wù)而實(shí)施的占有單位財物行為,當然不構成職務(wù)侵占罪。本案中蔡某的第一種行為是利用同事錯誤分揀而將快遞據為己有,第二種行為是將超出自己工作范圍的快遞據為己有,這兩種行為利用的便利都不具有職務(wù)合規性。

      職務(wù)侵占罪中“職務(wù)”要件,應當與“勞務(wù)”予以區分。實(shí)踐中,工作人員不具有對財物的管理、處分等職權,只是借助工作環(huán)境、工作流程等便利條件,助力完成非法占有單位財物行為的,不構成職務(wù)侵占罪。本案中,蔡某作為收派員,僅具有將快遞分揀、由此地派送至彼地的職責,不具有對快遞予以管理、處分等職權。其只是借助了職工身份的便利,利用了履行勞務(wù)的便利條件而已,與“職務(wù)”行為之間并不存在對應關(guān)系,故不構成職務(wù)侵占罪。

      快遞員非法占有財物行為,往往具有秘密竊取性質(zhì)。涉案快遞經(jīng)委托人交由快遞公司后,快遞由快遞公司占有并實(shí)際予以控制。公司在快遞分揀等場(chǎng)所內,通常會(huì )以場(chǎng)所監控等方式保護自身對涉案快遞的占有,并以工作崗位職責、合同約定等方式實(shí)現對快遞物品的占有。蔡某的第一種行為,系明知快遞不屬于自己分揀,仍利用他人錯誤分揀,在單位不知情的情況下,秘密占有財物;蔡某的第二種行為,系明知快遞不屬于自己分揀,仍以單位不知情的秘密手段將財物據為己有,兩個(gè)行為均應構成盜竊罪。

      (作者單位:天津市人民檢察院)

      觀(guān)點(diǎn)二:構成職務(wù)侵占罪


      蔡某的行為構成職務(wù)侵占罪,理由如下:

      第一,刑法上的占有應為事實(shí)上的占有,而非一種權屬上的支配或者管控。對快遞占有的判斷不能違背刑法上占有事實(shí)判斷的基本邏輯。應以快遞實(shí)際控制在誰(shuí)手中認定為誰(shuí)占有。一般人竊取快遞都是對內容物的竊取,不存在對快遞包裹整體進(jìn)行竊取的情況。對于快遞的占有,如果獲取內容物不用付出較大成本,比如,包裹很容易拆開(kāi)獲取物品,就應認定為是由受托人占有。所以,本案中的快遞,應當認為是被蔡某占有。

      第二,職務(wù)便利的區分是管理功能的區分,而非職權類(lèi)型的區分?!袄寐殑?wù)上的便利”是指利用在單位職務(wù)形成的主管、保管或者經(jīng)手本單位財物的便利。主管是指對財物具有審批、安排、調撥的權力,而保管、經(jīng)手則更多體現對財物的保護、看管等功能。因此,只有具備了事實(shí)上的對財物的管理功能,才可認為具有職務(wù)上的便利。蔡某的第一種行為表現為因同事誤投導致誤收,此時(shí)其負有短暫保管并及時(shí)歸還的義務(wù),這也是公司對員工的一種職務(wù)要求。因此,這種行為屬于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。蔡某的第二種行為,系在分揀過(guò)程中故意分揀錯誤,進(jìn)而實(shí)現對快遞的占有,既是基于其經(jīng)手、保管的管理功能而占有了本單位的財物,更是利用了職務(wù)上的便利。

      第三,刑法第253條應為法律擬制而非注意規定。該條款作為刑法條文的規定,其文本不宜作擴張解釋而認為郵政工作人員包含快遞工作人員,否則有不利類(lèi)推解釋嫌疑。而且,刑法第253條的規定位于侵犯公民人身權利和民主權利章節中,而非盜竊罪所在的侵犯財產(chǎn)罪章節,因此,刑法第253條應是法律擬制而非注意規定。

      (作者單位:江蘇省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檢察院)

      觀(guān)點(diǎn)三:依據職權范圍與著(zhù)手時(shí)間判斷行為性質(zhì)

      

      對于本案的定性,應以職權范圍與著(zhù)手時(shí)間為界分,判斷侵財行為的性質(zhì),應當注意以下三點(diǎn):

      其一,職務(wù)侵占罪侵犯的法益是雙重法益,既包括財產(chǎn)所有權,也包括單位的管理制度。雖然快遞員所侵犯的物品所有權歸收件人,但快遞公司在運送過(guò)程中享用占有權,快遞公司通過(guò)管理制度來(lái)明確各員工是否對快遞物具有管理、經(jīng)手的職責。具言之,若快遞員占有的是自己管理、經(jīng)手的快遞,則屬于職務(wù)侵占;若快遞員占有的是自己管理、經(jīng)手之外的快遞,則屬于利用工作之便接近了該物品,且實(shí)施了秘密竊取行為,屬于盜竊。

      其二,短暫接觸、持有不等于保管、經(jīng)手。在區分職務(wù)便利與工作便利時(shí),需準確界分“因職務(wù)之便而占有”與“因工作之便而接觸”的情形。短暫接觸、持有不等于具有占有、保管職責,這只是利用工作中容易接近目標、熟悉環(huán)境等條件。在所處環(huán)境未發(fā)生變化的情況下,短暫接觸不應接觸的物品,理應在發(fā)現后立即、無(wú)延遲地歸還。此時(shí),如隱匿不還,則為盜竊;若未在第一時(shí)間發(fā)現或在所處環(huán)境發(fā)生變化后,無(wú)意間將其帶離現場(chǎng),如混同在其他快遞車(chē)上,在發(fā)現后據為己有的,此接觸就不屬于短暫接觸,而是在無(wú)意間產(chǎn)生了較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、地點(diǎn)變化的長(cháng)期接觸。此時(shí),快遞員具有代為保管、立即歸還的職責,若快遞員隱匿不還,則構成職務(wù)侵占。

      綜上,筆者認為,無(wú)論是快遞的分揀還是配送,快遞員僅有接收及收取自己配送范圍內快遞的職權;對于自己派送范圍之外的快遞,若分揀時(shí)已著(zhù)手據為己有應為盜竊,若配送時(shí)才著(zhù)手據為己有即為職務(wù)侵占。

      (作者為重慶市南岸區人民檢察院兼職調研員)

      職務(wù)侵占犯罪行為方式也包括竊取、騙取


      

      近年來(lái),快遞行業(yè)內出現諸如蔡某侵財案這類(lèi)案件,并不鮮見(jiàn)。對快遞員利用分揀快遞之機侵財的行為,該如何定性,各地司法機關(guān)做法不盡一致。實(shí)踐中,雖然快遞員利用分揀快遞之機侵財的表現形式不盡相同,但在犯罪主體、犯罪客體、犯罪主觀(guān)方面基本相同,一般不會(huì )有爭議,問(wèn)題的核心是如何準確認定涉案的客觀(guān)行為。詳言之,準確處理快遞員侵財類(lèi)案的關(guān)鍵,是對職務(wù)侵占行為方式、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這兩個(gè)構成要件要素的理解和適用。

     職務(wù)侵占行為方式是否包括竊取、騙取

      職務(wù)侵占罪客觀(guān)方面的重要構成要件要素是行為人“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”,那么,職務(wù)侵占的行為方式除了一般意義上的侵占之外,是否還包括竊取、騙取等方式呢?對此問(wèn)題的答案,將直接影響快遞員侵財行為的定性。如果職務(wù)侵占的行為方式限于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對本單位財物的侵占,不包括竊取、騙取等方式,那么快遞員利用分揀快遞之機竊取或騙取財物的行為,就不能定性為職務(wù)侵占罪。對此,理論界主要有“侵占單一方式說(shuō)”和“綜合方式說(shuō)”兩種觀(guān)點(diǎn):

    “侵占單一方式說(shuō)”認為,職務(wù)侵占的行為方式只能是侵占,將竊取、騙取等行為排除在職務(wù)侵占行為方式之外。理由是:第一,刑法第271條對職務(wù)侵占行為方式的描述并沒(méi)有規定竊取、騙取等方式,若將竊取、騙取等包含在職務(wù)侵占行為方式之內,則有違罪刑法定原則;第二,職務(wù)侵占罪規定在侵占罪之后,表明職務(wù)侵占罪被視為侵占罪的特別類(lèi)型,因此,既然侵占罪的行為方式限于“變合法持有為非法所有”,不包括竊取、騙取等方式,那么,職務(wù)侵占罪的行為方式也不應包括竊取、騙取等行為;第三,職務(wù)侵占罪的不法程度和法定刑低于盜竊罪,若在刑法適用上認為職務(wù)侵占方式包含竊取、騙取等方式,會(huì )造成以低度不法包含高度不法的“倒掛”司法尺度現象。

      與此相對,“綜合方式說(shuō)”認為,職務(wù)侵占行為方式包括侵占、竊取、騙取等方式。理由是:第一,從立法變遷看,1997年刑法制定時(shí)已將相當一部分原為貪污罪的行為劃入職務(wù)侵占罪的范圍,對這些行為的方式未加任何限制,因此,應認為職務(wù)侵占罪的行為方式仍包括竊取、騙取等;第二,刑法第271條第2款規定了國有公司、企業(yè)或其他國有單位中從事公務(wù)的人員和國有公司、企業(yè)或其他國有單位委派到非國有公司、企業(yè)和其他非國有單位中從事公務(wù)的人員有職務(wù)侵占行為的,按照貪污罪的規定處罰,由此可以推出,職務(wù)侵占的行為方式與貪污的行為方式一致,也應包括竊取、騙取等。

      筆者贊同這種觀(guān)點(diǎn),除了前述兩點(diǎn)理由之外,還在于:

      第一,“侵占單一方式說(shuō)”的有關(guān)理由站不住腳。首先,雖然刑法條文對職務(wù)侵占罪罪狀的描述未明確提到竊取、騙取等方式,但不代表“非法占為己有”只能字面解釋為通過(guò)侵占或者侵吞的手段占為己有,也完全可以解釋為采取竊取、騙取等方式占為己有。其次,刑法將職務(wù)侵占罪規定在侵占罪后與職務(wù)侵占罪是否系侵占罪的特別類(lèi)型之間,缺乏內在必然聯(lián)系。相反,職務(wù)侵占罪中的“侵占”與侵占罪中的“侵占”具有不完全相同的內涵,前者所指的“侵占”是廣義上的非法占有,后者所指的“侵占”是狹義的,僅指非法占有本人業(yè)已合法持有的財物。再次,以職務(wù)侵占罪比盜竊罪的定罪起點(diǎn)數額更高、量刑更輕,就斷言職務(wù)侵占罪的行為方式包括竊取、騙取等方式會(huì )出現“倒掛”司法尺度現象,也是經(jīng)不起推敲的。職務(wù)侵占罪行為方式是否還包括竊取、騙取等手段,不能簡(jiǎn)單地由刑罰輕重來(lái)倒推,擔心“倒掛”司法尺度是典型的以刑制罪思維邏輯,這種邏輯不能泛化其適用境域,在立法論上應堅守因罪生刑、以罪制刑,才契合傳統刑法教義學(xué)的解釋邏輯。

      第二,刑法第183條第1款有關(guān)保險公司工作人員騙取保險金的規定,就是一種典型的利用職務(wù)便利,采取騙取方式,將本單位財物(具體為保險金)非法占為己有的行為,法律明文規定以職務(wù)侵占罪論處,有力佐證了騙取也可以成為職務(wù)侵占罪的行為方式。

      第三,“侵占單一方式說(shuō)”可能是受到了大陸法系國家刑法中業(yè)務(wù)侵占罪行為方式的影響。在德日等大陸法系國家,業(yè)務(wù)侵占罪是普通侵占罪在身份上的加重犯,所謂的侵占是指自己基于業(yè)務(wù)而占有他人財物的行為,業(yè)務(wù)的內容必須是占有、保管他人的財物,不包括所謂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進(jìn)行竊取或者騙取。

     職務(wù)侵占罪中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如何理解

      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是構成職務(wù)侵占罪的必要條件,也是區分職務(wù)侵占罪與盜竊罪的重要標準。雖然職務(wù)侵占罪、挪用資金罪、貪污罪、受賄罪、挪用公款罪等罪中都有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的構成要件要素,但因相關(guān)犯罪法益、罪質(zhì)及行為方式不盡相同,所以,對不同個(gè)罪中的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,不能作等同理解。這里主要對職務(wù)侵占罪中的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進(jìn)行分析。刑法通說(shuō)觀(guān)點(diǎn)認為,職務(wù)侵占罪中的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,是指利用本人的職權范圍內或者因執行職務(wù)而產(chǎn)生的主管、經(jīng)手、管理單位財物的便利條件。筆者贊同這一觀(guān)點(diǎn),司法實(shí)踐中正確認定職務(wù)侵占罪中的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,是準確區分職務(wù)侵占罪與盜竊罪等犯罪的界限,關(guān)鍵要把握好以下要點(diǎn):

      1.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對應的是對本單位財物的現實(shí)占有。職務(wù)侵占罪中的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與“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”具有前后對應關(guān)系?!袄寐殑?wù)上的便利”是前提和基礎,其邏輯延伸是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。首先,這種占有是一種現實(shí)的占有,即本單位的財物處于行為人事實(shí)上的控制或者支配狀態(tài),不能是觀(guān)念占有、間接占有或者占有輔助等法律擬制的占有。因為,職務(wù)侵占罪保護的法益是占有背后的財產(chǎn)秩序,而財產(chǎn)秩序的保護必須以行為人現實(shí)控制或者支配財物為前提。其次,這種占有無(wú)需有明確的占有意思,只要行為人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形成了對本單位財物的實(shí)際控制或者支配狀態(tài),哪怕其沒(méi)有明確占有的意思或者系無(wú)意識占有,也不影響占有的成立。最后,這種占有是一種非法的占有,即行為人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,采取侵吞、竊取、騙取等方式,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。就此而言,在本案中,蔡某對涉案快遞物品都是一種現實(shí)的、事實(shí)上的控制和支配狀態(tài),屬于職務(wù)侵占罪中的非法占有。

      2.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不同于“利用工作上的便利”。從寬泛意義上講,職務(wù)上的便利也屬于工作上的便利的范疇,但是司法實(shí)踐中在把握職務(wù)侵占罪中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時(shí),應注意把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與“利用工作上的便利”區別開(kāi)來(lái),并對“利用工作上的便利”作出限制解釋,即“利用工作上的便利”只應限于利用因工作關(guān)系熟悉作案環(huán)境,憑其身份便于輕易接近作案目標等方便條件,否則可能背離職務(wù)侵占罪的立法初衷,這點(diǎn)可從相關(guān)立法的演變中得出判斷。早在1995年全國人大常委會(huì )頒布的《關(guān)于懲治違反公司法的犯罪的決定》中就規定了“公司董事、監事或者職工利用職務(wù)或者工作上的便利,侵占本公司財物,數額較大的……”,此即職務(wù)侵占罪的雛形。爾后,在1997年頒布的刑法關(guān)于職務(wù)侵占罪的法條中就刪除了“或者工作”的表述,即取消了職務(wù)侵占罪中“利用工作上的便利”的規定,從而使作為身份犯的職務(wù)侵占罪與非身份犯的盜竊罪等普通侵財犯罪區別開(kāi)來(lái)。因此,若快遞員只是單純利用工作上的便利竊取相關(guān)快遞內的財物,就不符合“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”要件,只能定性為盜竊罪。具體到本案,快遞屬于單位受委托臨時(shí)占有、保管的財物,無(wú)論蔡某是故意將不屬于自己配送的快遞分揀到己處進(jìn)而占有財物,還是利用同事的錯誤分揀占有財物,其都是利用了職務(wù)上的便利,即利用了其作為收派員的相關(guān)快遞職責和條件而占有快遞內財物。即使是蔡某的同事錯誤地將快遞分揀到蔡某處,蔡某也是基于收派員的職責和條件而能臨時(shí)性實(shí)際占有。當然,在快遞被錯誤分揀的情況下,快遞公司的規章制度一般都會(huì )規定,被錯誤分揀的非業(yè)務(wù)區內的收派員應將快遞退還給本單位或者相關(guān)同事,這也是蔡某應當履職的職責,然而蔡某卻出于非法占有的目的,利用職務(wù)上的便利將快遞物變?yōu)樽约赫加?應定性為職務(wù)侵占罪。

      綜上所述,對于快遞員利用分揀快遞之機實(shí)施的侵財行為,只要行為人是利用了職務(wù)上的便利(非利用工作上的便利),實(shí)現了對涉案財物的實(shí)際控制或者支配,并達到了入罪數額標準,不論其采取侵占、竊取、騙取哪種行為方式,也不論其犯罪手法、表現形式如何,應定性為職務(wù)侵占罪。

      (作者為北京師范大學(xué)法學(xué)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《刑事法判解研究》主編)


    国产日产精品_国产精品毛片,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TV,婷婷色婷婷开心五月四房播播,国产白袜男GAYCHINA霸道太子
    <form id="nlmtv"><object id="nlmtv"></object></form>

    <em id="nlmtv"></em>
  • <button id="nlmtv"></button>